设为首页 登录 注册
首页 中人社区 中人博客
中人网 > 中人社区 > 如果爱蒙奇的空间 > 博客
字节教育“闪电”大裁员的24小时
2021-08-06 10:04:05 | 字节教育 , 裁员
文|Tech星球 陈桥辉 翟元元 王慧莹

来源:Tech星球

原标题:字节教育“闪电”大裁员的24小时

“从去年8月进入正轨到现在也就一年……领导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目标再激进一点,再激进一点……眼看着从一百号员工到近一万人,再到如今……”

8月5日,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开启“闪电”裁员,一位突然被裁的年轻员工,在社交媒体上留下了以上感慨。

针对网传截图称“字节的教育板块全部裁掉”的消息,字节跳动回应称:消息不实。

突然裁员的结果,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意外,甚至对大力教育CEO陈林应该也是如此,毕竟在教育“双减”政策已经出现端倪的6月7日,陈林还曾在内部发表全员讲话,称“公司管理层对教育板块是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来将持续投入。”

去年3月,字节跳动八周年之际,创始人张一鸣曾在给员工的内部信表示,教育是公司未来三大关注重点之一。在今年3月,大力教育还发布招聘计划,表示将在未来4个月内,面向社会招聘1万人。

一向信奉“大力出奇迹”的字节跳动,甚至用“大力教育”为自己的业务品牌命名。然而,字节的“大力”教育,并未出现奇迹。如今,面临裁员和转岗的数千人,与字节跳动的教育梦,一起走到了梦醒时分。

据Tech星球了解,目前大力教育的核心业务瓜瓜龙、清北网校等项目,正在裁撤辅导老师和业务人员,采取N+2赔付方式;其中少儿教育领域的“你拍一”、GOGOKID等业务也正在下架;而素质教育和智能硬件会是未来发力方向。

“暴风雨”突然降临,大力教育“闪电”裁员

“双减”政策出台前后,整个在线教育行业,已是满城风雨。不过,不少人还抱有幻想,甚至认为,财力雄厚的字节教育会是幸运的那一个。

8月4日晚,脉脉上的一则爆料打破了平静。爆料称,字节将于8月5日官宣两个重大消息,一个是,清北网校和瓜瓜龙业务将关停,另一个是,字节放弃休闲游戏发行,负责人徐培翔将转岗。

5日,字节教育的一场“闪电”大裁员火速开启。这场涉及人数众多的大裁员,距离上次字节大力教育CEO陈林内部安抚讲话,还不到2个月的时间。

彼时,VIPKID、高途、好未来等在线教育企业,几乎全部采取开源节流计划,裁员消息此起彼伏。大力教育反而逆流而上,对外声称,没有裁员计划。然而,在“双减”政策尘埃落定20天之后,大力教育终究没能躲过裁员的结局。

事实上,大力教育裁员的消息,早在8月3日便在字节的员工内部流传。

“我是前天(8月3日)晚上,听小道消息说要裁员,昨天,组长开内部会通知了,今天(5日)正式官宣”。

入职字节北京瓜瓜龙教育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小赵便遭遇如此大的职业震荡。“入职即巅峰”,半个月前,她还在社交媒体晒字节令人艳羡的晚餐,为自己在努力工作感到一种充实的满足感。仅仅只是两周时间,小赵的字节大厂梦便破碎了。

但N+2的赔偿,让她觉得字节裁员无可指摘,“字节做得就是让人很满意”,小赵甚至开心地自诩为“幸运儿”,N+2的赔偿让她并没有被裁员影响心情。小赵告诉Tech星球,接下来她希望通过转岗的形式继续圆自己的大厂梦,“字节大厂,谁都喜欢,福利待遇都棒”。

有着同样经历和感受的,还有字节清北网校员工渝甜,她在某社交媒体直抒心意,“我要全网夸下字节,良心企业,第一次被裁还这么开心,躺平躺平。”

据渝甜向Tech星球透露,她在这次裁员中收到的赔偿金额在4万多元,“不加这个月工资差不多4w吧。”

在渝甜看来,在线教育行业本来流动性就大,很多人会自己选择辞职,眼下被裁员还可以得到不错的赔偿,也算是因祸得福。“字节挺好的,对比其他K12教育公司,能给的福利都给了。自己不是没有能力再就业,还年轻呀,又不会有人想在字节养老”。

虽然,企业裁员往往是相对负面的事情,但字节反而在这次裁员中拉了一波好感,提升了公司“路人缘”。

这次字节教育的大裁员,涉及更多的是业务线的员工。在长沙业务团队,leader刚开完会,便得知自己被裁的员工王淼,刚刚入职字节清北网校4个月。

相比于其他员工的惊讶,在年初就听到行业风声的王淼,并不惊讶自己被裁。从去年毕业到今年被裁,他是在线教育行业从巅峰到谷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谈起4个月前刚入职字节的情景,王淼说,“就是奔着对大厂的一种期待吧”。王淼告诉Tech星球,之前没提出离职的原因主要是不甘心、不舍得。“不甘心肯定有,但更要想想自己未来的发展”。

“一边看机会,一边谈n+2补偿”,这次被裁后,王淼打算和关系要好的部门同事聚个餐、休整一段时间,换个全新的行业再出发。

不过,由于裁员消息的闭塞,让更多的员工“只缘身在此山中”。据一位字节员工透露,非当事的员工都是从网上了解到的信息,“部门的领导也在等一个答案”。

还有一些字节员工在为没落下的靴子感到焦虑。长沙一位瓜瓜龙员工告诉Tech星球,他至今没有收到裁员通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现在一脸懵。工作群里安静得像鬼,也没人敢问”。

没有人宣布裁员通知,也没有人退群,但网上铺天盖地的瓜瓜龙裁员的消息,又让他觉得业务随时会被砍。而他,入职瓜瓜龙也不过只有2个月时间。

相比已经有工作阅历的老员工,应届生在这次大裁员中显得有些无助。一位西安瓜瓜龙员工称,5日早上10点开会,被通知裁员,“应届生入职一个月失业,意外真是突如其来,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要去干什么”。

下架、转型、分流,一场剧变上演

在字节闪电大裁员的过去24小时中,不少“局中人”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复杂心情。与此同时,字节教育的业务和产品也在进行一场剧变。

Tech星球通过大力教育和七麦数据的公开信息和数据,梳理出了一张大力教育产品图。可以发现,Pre-k业务线下,面向4-12岁孩子的在线少儿英语1对1学习平台GoGoKid,已经宣布自8月5日起,全面暂停直播课业务,并向家长退款。

而这条业务线的品牌合集瓜瓜龙,旗下有两款产品已下架,而其主力App“瓜瓜龙启蒙”,已经没有学科教育课程售卖,而是以绘画、问答等素质教育为主,收购后的“你拍一”App同样难逃下架的命运。

“没有提前的消息,更多的是临时通知”。

字节的K12业务线中,清北网校最为命运多舛。2019年,字节以2000万元收购华罗庚网校(清北网校),中小学直播大班课模式的清北网校,是大力教育发展较为成功的一项业务,却也成为此次调整的重灾区。

“成都作为双减政策的试点城市,我们所在团队解散”,在某社交平台上,一位刚刚被裁的清北网校员工表示,前两天公司开大会还不用担心“双减”政策影响高中线上教育,今天(5日)早开会,就被全部裁员。

上述在清北网校任职的字节人士告诉Tech星球,因为政策的影响,低价课招生的链路一直都在变化。无论是组织架构还是工区,两个月就变一个样。暂且不考虑业务的问题,一直在变化,这个状态就对人的耐心和希望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而业务是根据整体目标变的,所以业务压力大,一般存在于刚招生的前一个月,方式没有跑通的情况下压力确实会很大。

据该员工透露,其所在的业务板块,40多个人,大多是2019届、2020届毕业生,能力、学历、经验都参差不齐。

内外都面临一些挑战和问题,即便在线教育行业不遭遇此次剧变,字节大力教育也在悄然调整和转型。

从今年年初过后,大力教育停止了收购、新增公司,反而裁撤了两家公司,缩减规模。

比如,字节此前收购的清北网校的母公司“清北华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已在今年初改名为“北京游来游趣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也变成了字节游戏负责人严授,归为游戏团队。另外,瓜瓜龙思维的运营方北京思维跃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也在今年6月改名为北京焉来商贸有限公司,并在工商信息中,剔除了教育咨询等服务,专注于贸易。

招聘仍在继续,字节教育的出路与明天

字节对教育有一个全场景覆盖的构想,即要将校内教育、校外教育以及家庭教育结合起来,决心和力度在互联网大厂中罕见。

这从其布局的规模中也不难看出,天眼查显示,字节跳动教育公司及分支机构近40家,覆盖了大力教育的所有产品和业务线,包括瓜瓜龙、清北网校等,大力教育的整体公司架构规模比同为P1级别的游戏还要加大,也足见字节对教育的投资是大手笔。

在如今“闪电”大裁员的同时,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字节的HR仍没停下教育相关岗位招聘工作。

Tech星球添加了一位字节HR的微信,对方简单询问是专注UI还是交互后,便发给“潜在候选人”一个JD。被问及字节教育正在大裁员一事时,对方称,字节部分业务在近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但在家庭教育与素质教育领域,还是取得了良好的业务进展。

“总体而言,大力教育在各类教育场景,包括素质教育、家庭教育、进校业务、教育生态产品领域都有业务布局,未来策略是大力投入创新产品,努力提升产品体验,根据用户需求快速迭代。”

无奈放弃万亿规模的K12在线教育,奔向千亿规模的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是字节在当下教育领域的调整方向。

Tech星球了解到,意识到今后瓜瓜龙在线课程缩减,大头收入会减少,为了避免进一步扩大损失,瓜瓜龙已经转向素质教育和家庭教育。目前,“瓜瓜龙启蒙”App,已经变为普及教育知识的互动平台。

同时,瓜瓜龙在近期还成立了“瓜瓜星球”,为家长提供一个教育交流平台。而大力智能,同样也会在后期成立类似的家长交流社交“披风社区”,为家庭教育赋能。

清北网校也已经从在线教师辅导,转型为6-18岁的中小学生提供专业的学习方案和陪伴式辅导服务,并推出了AI互动课产品“豆豆狐”,未来将通过AI互动,辅导中小学生的学习。

成人教育方面,大力教育旗下的“开言英语”战绩反响平平,未来将通过推出开言英语海外版,在海外进行布局。

另外,字节还通过收购大学生教育产品“学小易”,深入大学生教育,据七麦数据显示,目前各渠道下载量已突破1.2亿,从数据上看,这款产品在同类产品中具有很强的实力。

而在教育硬件方面,字节做了很大的投入,大力智能作业灯单平台预订过万,甚至在去年双十一期间多次断货,远超字节内部预期。尝到甜头后,大力教育已经开始研制智慧屏,通过打造小屏或平板类教育硬件,加码教育智能市场。

一位大力智能硬件业务团队的员工告诉Tech星球,大力智能业务线一直运转正常,还在出新产品,还在继续招人。

从以上动作可以看出,字节裁员可能是近期“快刀斩乱麻”的果断决策,但是调整的步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在线教育曾占字节系广告收入的比例为15-20%。在线教育此前在抖音投放中的疯狂增长,以及行业展现出来的市场规模,或许是字节教育决心重押在线教育的原因之一。

去年3月,张一鸣在字节八周年给员工的内部信中也提及,“最近在线辅导市场非常热,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我其实不焦虑,有耐心。”

如今,核心的K12业务无法开展后,字节教育已经转向了更难且利润更薄的辅助教育领域。

字节在教育领域断臂求生,很多被裁员的人也要面临再入职场的挑战。面对整个行业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浪淘沙,一位字节员工感叹道,2019年的互联网金融和P2P、2021年的在线教育,都是教训,“不要将自己局限于某一个行业中,而要把更多的重心,放在提高自己的通用技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