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登录 注册
首页 中人社区 中人博客
中人网 > 中人社区 > 如果爱蒙奇的空间 > 博客
疫情之下,全球粮食危机是否会重新上演?
2020-05-27 09:36:56 | 全球粮食危机
粮农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托莱罗(Maximo Torero)说,当前的局面与2007年和2008年迥然不同,并不存在真正的粮食短缺,但是在许多国家都对贸易和旅行进行了严格限制的情况下,如何将粮食送到需要者的餐桌上已经成为关键性的挑战。

腾讯证券5月27日讯,当前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除了健康危机之外 ,还将造成一系列其他的影响,比如许多粮食专家现在都已经回忆起了2007年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粮价大涨的历史。一位粮食安全领域的重量级专家接受《新科学人》杂志采访时就警告说,如果处置不当,这一次的麻烦完全可能变得更大。

严重饥饿人口将翻番?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农业、食品与酒类学院院长科尔(Martin Cole)指出,与十三年前那次粮荒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一次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粮食不足,而是在于数以百万计的人因为经济低迷而难以负担粮食的价格。

“我认为,这一次的局面完全有可能发展到比上一次更严重。这不是因为我们缺少粮食,而是因为全球性衰退会持续多长时间,严重到什么程度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这就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人口都可能被推向极端贫困,我们知道,这会对粮食安全造成重大影响。”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等机构每年发布的《全球粮食危机报告》就显示,2019年当中,全球大约有1.35亿人口处在严重饥饿之中,这些人遍布在55个国家和地区,主要包括也门、民主刚果、阿富汗和委内瑞拉等。联合国粮农组织上个月更警告说,疫情危机可能会使得这些人的数量再翻一番,达到2.65亿。

粮农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托莱罗(Maximo Torero)说,当前的局面与2007年和2008年迥然不同,并不存在真正的粮食短缺,但是在许多国家都对贸易和旅行进行了严格限制的情况下,如何将粮食送到需要者的餐桌上已经成为关键性的挑战。

断裂的供应链

“现在,问题并不在于粮食短缺,而是在于获取渠道。我们有足够的粮食,今年全球的谷物收成很好。麻烦在于,我们发现物流出了大问题,尤其是那些价值较高的商品,它们都是很容易腐烂变质的,物流环节的拖延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为了确保国内供应,不少国家近期都颁布了限制粮食出口的政策。全球争抢医疗设备资源的风波当中,各国政府当然不希望类似的麻烦出现在更重要的粮食领域。世贸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22日,已经有17个国家或关税区以疫情为理由颁布了粮农产品出口限制政策。

遭到出口壁垒最严重遏制的,首推小麦和大米。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上周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当中指出:“目前,新冠危机造成的最重大经济冲击似乎是落在家庭收入上,至于全球小麦和大米的库存情况,其实是处在2007年至2008年食品危机以来最理想的水平。可是,事实就是,现在几乎没有几个国家愿意出口小麦和大米,而这就造成了重大的潜在风险……大米作为关键性的食物热量来源,问题尤其严重。”

科尔补充说,目前全球的粮食储量其实大约相当于2007年和2008年时的两倍。

并不缺粮


世界银行全球农业实践局局长纽库普(Martien van Nieuwkoop)本月在世界粮食安全委员会举行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评论道:“我们觉得这样的局面真的颇有讽刺意味。在一个并不缺粮的世界上,却有越来越多人开始挨饿。全球粮食市场其实供应充足,价格相对稳定。”

粮食系统的另外一个挑战在于,低需求导致了低价格,使得全球许多地方的农民必须得到额外的支持才能度过当下的困境。托莱罗介绍道,粮农组织根据谷物、牛奶等交易最活跃的食品类大宗商品价格编制的指数显示,粮价已经连续三个月走低,今年4月同比下滑3%。“价格走低是我们面对的最大威胁。”

事实上,近期石油为代表的不少大宗商品价格纷纷崩盘,也直接冲击到了许多依靠出口这些商品获得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前国际货币基金首席经济学家罗格夫(Kenneth Rogoff)本月早些时候就在美国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一次研讨会上指出,类似这种全球商品大崩盘的局面,上一次还要追溯到大萧条时代,而这不可避免地会对众多发展中国家的财政预算造成严重影响。

“维系着这些国家生命线的全球贸易陷于崩溃。我认为,我们可能将面对一场人道主义危机,而且是百年不遇的人道主义危机。”

风暴在非洲酝酿


粮食问题专家希望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能够站出来,在问题变得更加严重之前施以援手。慈善组织Mercy Corps.技术领导副总裁埃斯波西托(Dina Esposito)曾经于2010年至2016年担任美国国际开发署粮食与和平办公室主任,她回忆起了1991年和2001年的索马里粮食危机。当时,有无数早期的预兆现实饥荒将会发生,但是各方一味拖延,直至“我们亲眼目睹了大规模的饥饿现象,资金才开始到位”。

“我们希望这一次能够先下手为强,不要再等到那些我们能够想想到的可怕画面成为现实。”

世界粮食计划署西非地区负责人尼考伊(Chris Nikoi)指出,非洲一些地区的小农户正在变成另外一个风险根源。年轻人越来越多进程务工,留在乡下种地的都是些老人,如果疫情传播到这些产粮区,这些老人显然更容易被感染。“如果这部分老龄化人口开始被疫情覆盖,那么粮食生产就会面临非常严重的后果。”

尼考伊还担心学校关闭之后,无法从学校获得食物的非洲儿童的健康问题。他说,自己在冈比亚所接触到的母亲们,每五位就有一位表示,因为学校关闭,孩子没有地方领取免费食物,自己的负担进一步加重了。

此外,东非地区今年蝗虫肆虐,被粮农组织认定为四分之一世纪以来最严重的蝗灾,这也是一桩实实在在的风险。(费绿)

来源:腾讯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