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登录 注册
首页 中人社区 中人博客
中人网 > 中人社区 > 左岸烟逝的空间 > 博客
分年终奖了,那个天天为您泡茶的业务员怎么办?
2018-02-05 09:34:25 | 年终奖 , 能力
“他”不是你们项目组中贡献最大的那一个,但绝对是让您感到最舒服的那一个;“他”也不是您项目组中不可或缺的,谈专业没专业,资历么谈不上,能力么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的,但“他”却是您内心里很在意的那一个。

可能这倒是您当时接纳他时所没有料到的——当时您因为难以驳回公司李董事长的面子,只得让“他”进入您的项目组里,做一个普通业务员,仅此而已。

其实,当“他”刚开始每天悄悄帮您灌满热水壶的时候,您曾经对“他”是比较排斥的,但是他做得那样的自然,使您的多次“不用了”“我自己来”都被他消弭于无形。

最后,您适应了每天一上班,一杯热汽腾腾的茶水就在整齐的办公桌上等着您的情景——其实,您的办公桌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井井有条——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在别人眼里无足轻重的“他”。

现在,到分年终奖的时候了。

这在您这个不差钱的项目组里,可是人人眼热的一件大事。一看项目组成员的成绩单,您的目光没有过多停留在那些技术大拿、营销牛人、管理骨干的名字上,因为这些人拿大红包的决定您早就想好了。

但是在看到“他”的名字时,您却陷入沉思——他的红包太小了——当然您也知道,这与他的实际贡献是相称的。

要不要调节一下?反正您是有这个权限的。于是您拿起了笔。可怎么调节呢?您想起了自己在年初时在员工大会上斩钉截铁的话:“做多大贡献就拿多少钱”。

您犹豫起来,放下签字笔,端起了热汽腾腾的茶杯——今天这茶里怎么多了红红的枸杞子?

您在心里感叹道:这事可真是难办呀!

在每个组织里,都会有像您这样同样感到难办的管理者。他们身边都有可能存在一个您所熟悉的“他”。

假如您不“调节”一下红包大小,“他”会怎么看待您,您又怎么面对“他”呢,“他”又怎么在项目组中混呢?至于今后每天都要像以前那样自己去打水泡茶、十天半月整理一下凌乱的办公桌之类的事,都比较次要了。

于是您拿起笔,果断地在红包分配方案上改了一个数字——这个数字明显高于和“他”贡献相似的其他业务员。而且,您已经为他找到了一堆“也许似乎大概是”的理由。

您以为会招来一些“然而未必不见得”的疑问,结果项目组里一切依然水波不兴——即便是暗流涌动,您也是看不见的。局外人会说,谁会那么傻呢?

后来呢?没有什么后来。

您在新的一年的项目动员会上,还是一如既往地讲“该给多少钱就给多少钱,该在什么位就在什么位”之类的话,下面听讲的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尽管您感觉大家不像上年那么积极了。好在项目还在照常运转,项目组里并没有发生什么让人担心的事。

然而,有一天您忽然发现,项目组里的人越来越关心您的兴趣爱好了。您星期天去淘旧书这样的事,都静悄悄地成了大家“追捧”的事儿。在潘家园旧货市场,您遇到大伙的时间越来越多,而您在无意中讲过的一些旧书,也会神奇地跑到您的案头来。

至于“他”呢,还是天天给您打水泡茶。而您茶杯里的东西,已经不止于枸杞子了,而且还加上了参片。

您发现,现在自己所带的项目组,越来越像一个“大家庭”了,至少像一个传说中的“团队”了。大家都那么乐呵呵的,一点儿也不感觉有什么拘束。好比在冰雪封冻的季节您酣睡在温暖的包厢,又何必管他列车开往哪个方向呢!

然而,变化还是有的。

您发现,过去大伙在项目上经常为技术管理等方面的原因较劲,有时甚至到了难以协调的情况,已经不见了。原来那些愿意在您面前直陈不同意见的业务骨干——有几个曾让您经常下不了台——都默不作声了。

再后来,有那么两三个对项目顶顶重要的骨干,突然见不到人了。

“他们跑到B公司去了”。那个您越来越离不开的“他”悄悄告诉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成了您掌握项目组各种秘密的信息源。

B公司?对面大楼那个?那不正是您们公司的竞争对手吗?

“我有哪点对不住他们?怎么是这样的人啊!”

您很不高兴,但是后来一想,这些人走了也好,因为他们大多数是和您交情不够深的。而且有几个还是相当自以为是的那种,在一些问题上一点儿也不通融,经常让您感到窝火,只是没有发作而已。

您认为,他们虽然在您的项目组里,但却不在您的圈子里。项目组里能顶替他们的人多的是。比如,那个在潘家园一起淘旧书的哥们儿就可以。谁说他技术上不行?可以练嘛!

这时您很快就释怀了,因为您发现您搜寻已久的旧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竟然不失时机地映入了您的眼帘。

“这是我从西安淘来的。”后来您那个潘家园的哥们儿悄悄地说。

您的快乐是无法言表的。您沉浸在巨大的满足感里,对着古人的墨迹硃批一页一页地陶醉了整整一个下午,连原定的一个重大项目的验收审核会也没有去参加。没关系嘛,有潘家园的哥们儿在呢!

但是,麻烦还是一件件来砸您的门来了。这可不像那个“他”每次进您办公室时那样的温良恭谨让。

先是七八个,后来十几个骨干陆续走人了。通通都是去了对面大楼的B公司。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走几个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尽管您这么想,但是这个事的影响还是无法控制在自己这个项目组里了。公司里已经有人在议论您带队伍的能力问题了。当然,这是事后您才知道的。

终于,最大的也是您一直极力防范的问题还是来了。

您那天因贪婪欣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而缺席验收会的那个项目出了大问题。您那个潘家园的哥们儿,到底在技术上惹了大乱子。更可怕的是,竞争对手B公司也进来搅局了。您一想就明白,肯定是那些个难以通融的离职者们给您的竞争对手送去了项目内幕信息。而这些消息,不啻于摧毁项目的重磅炸弹。

完了。

真没想到李董事长这么厉害,大清早就把您训得头都要炸了。您失魂落魄地回到项目负责人办公室,面对着凌乱的办公桌发呆,准备清理东西搬到外面大厅的格子间里去。

您口干舌燥,心里那个火呀,没法提了。我哪里“无耻”了?都怪我咯?不就是个项目经理吗,免职就免职好了,落得“无官一身轻”!

您烦躁地伸手去够那个在潜意识中一直热腾腾的茶杯——怎么是冷的?您心里一凉,再去抓那个水壶——竟然是空的!

当然,您当时并不知道,您那个“他”这天早上已经在另一个项目组报到了。

最后还是按您偏好古典文化的习惯,来个“四言八句”吧。

管理之要,情理抉择。
情理二字,譬如水火。
以火煮水,水必干涸。
以水泼火,火必熄灭。
二律背反,相生相克。
各归本位,各得其所。
以火取暖,以水解渴。
以情待人,以理对事。
理之所在,情之所去。
情之所在,理之所避,
管理之道,有取有舍。
小心在意,谨防出错。

作者单位: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作者:刘雪飞
来源:企业管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