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登录 注册
首页 中人社区 中人博客
中人网 > 中人社区 > 逗比男神的空间 > 博客
和谁在一起,比在哪里更重要?
2017-07-17 09:33:30 | 一起 , 工作 , 生活
在江西瑞金中华苏维埃政府的旧址里,我曾经产生过一些疑惑:像徐特立、董必武、谢觉哉这些功成名就的教授们,为什么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显赫的社会地位,跑到这样的穷乡僻壤来闹革命?

我们很容易理解彭德怀、贺龙、林彪们,他们血气方刚,路见不平,反了就反了。我们也容易理解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邓小平们,他们因为找到了自己信仰的主义,为了心中的伟大理想,反了就反了。那么他们呢,年过五旬,有家有业,有身份,有地位。难道信仰和理想足以让他们义无反顾地抛下已经拥有的一切,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加入年轻人的队伍,并且扮演不太重要的角色?甚至后来还有王光美这样的中国第一个核物理的女博士,江青这样上海滩已经有些名气的女演员。在她们前往延安这样一个黄土高原的县城的时候,她们哪里知道会和决定中国命运的男人碰到一起。她们对马列主意的理解能有多少?一个来自西方的主义能够让她们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去追寻一个完全看不清的未来吗?

在信仰和理想之外的东西是什么?

其实如果你看过随便哪个革命者的传记,或者是反映革命岁月的小说,就知道没有哪个人是因为夜读《共产党宣言》,就有了参加革命的愿望,并且主动去寻找组织的。几乎无一例外,每个参加革命的人总会有一个或几个领路人,他们总是因为自己喜欢或者信任的人已经加入了革命,便也就随着革了命。

《潜伏》中,余则成参加革命,对主义和信仰没有任何感知,他对那个在中国西北角抗日组织的全部印象,来自于他在军统的上级吕宗方和女友左蓝的认识,他们是他敬重并且喜欢的人。他对自己所供职的组织的厌恶,也来自于他对他的上司和同事所思所想、所做所为的不认同。于是,吕宗方和左蓝所信任的组织和从事的事业,也就成了他的选择。电视剧编剧给出的一个政治正确的情节是,直到左蓝牺牲后,余则成读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才真正在思想上参加了革命。在余则成职业生涯的选择上,“主义”比亲朋的引路晚了许多。

美国作家冯内古特称自己是“没有国家的人”,他试图脱离地缘、民族、政治的背景,站在人类共同的立场上来思考问题,他问自己的儿子——儿科医生小冯内古特: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儿子给出的答案是:我们来到世上,不过是为了彼此帮助度过生命,不管是什么样的生命。——这是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

如果我们抽离当时的时代背景,来一个冯内古特式的思考,也许这段话可以解释那些选择了瑞金和延安的老人和女人们,他们与其说是挑选了地方,不如说是挑选了人。他们知道那些和他们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在那儿,那些他们喜欢的人在那儿,他们要和他们在一起工作、生活,彼此帮助度过生命——并且,愿意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

我曾收到过一条短信,内容如下:那些实现了从优秀到卓越的人,在建立了卓越公司的同时,也能拥有美好的生活。他们的确很喜欢他们所做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喜欢与自己一起做事的人。他们严格挑选合适的人,有了合适的人,无需太多的管理和激励。他们相互尊重,相互钦佩。于是,他们在愉快与热爱的氛围中,实现了卓越和美好。

回到当下,我们和同事在一起工作的时间,多于与家人和朋友在一起的时间。养家糊口很重要,职业生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什么样的人生,不是吗?

我们大多数是些小人物,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向我们的老板那样挑选每一个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人,但我们可以挑选你想求职的地方可能更会聚集一群什么样的人。如果我们觉得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工作,是找工作时一件需要认真对待的事,那么你是可以找到这样的地方的,总会有一些地方汇集了更多你所喜欢的人。企业、机构和人一样,是有气质的,找到你所喜欢和适应的气质——有人把这叫做“场”,你的人生之路就走对了。

专业人士把这个“场”叫做“企业文化”。通常这些所谓的文化会以标语口号的形式固化在墙上,以老板口若悬河的讲话形式固化在嘴上,以文字印刷的形式固化在员工手册上,但你要甄别的是有没有固化在员工的心里。所以,如果有你喜欢并且认同的朋友或者同学,要拉你做他的同事,你一定要认真的考虑,不要丧失一次让你人生快乐的机会。通过熟人找工作,是一个低成本且非常靠谱的选择。当然爹妈和爹妈的社会关系帮你找的工作也比较靠谱,不过那叫安排,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以后咱们还可以专题讨论。

如果你是通过投送简历找来的工作,在祝贺你的主见和能力的同时,我也要提醒你:在最初的三个月,除了搞清楚工资是否及时发放、出差可以住几星级的宾馆、上下级关系如何相处等等基本情况以外,认真的看看,你在这里是不是可以交得到朋友,有没有让你喜欢或者信赖的人也是一项必做的功课。

再后退一步,如果你实在无法割舍你现在的薪水、职位、荣耀,那就只好调整心态来适应你的同事,我们可以去尝试喜欢他们,同时得到让他们也喜欢自己的回报。这样我们通过另外的途径去实现自己人生的卓越与美好,甚至,如果我们不能够达到卓越,我们起码拥有了美好。

作者刘戈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2017年6月23日“听戈”微信公众号。

作者:刘戈  来源:最佳管理智囊